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启红】归兮(典狱司番外)


♚  堇色安年๑:

同工作室基友给之前做的典狱司原创PV配的番外文,特转载过来。


此文作者新浪@凉柒叔叔。




又是一年雨季,今年的长沙,湿冷的气息蔓延了月余


梨园重新被一个富商买走,请了外城的戏班子,分文不取,唱了三天的戏,名声渐渐传了出去


街上依旧熙攘,那位唱绝长沙城的戏子,也鲜有人提起了,重提,也不过是一声叹息


清明,雨雾满城,往者已逝,生人寄思


张启山打着纸伞,伞面,是单用毛笔写的一个红字,时间颇长,字迹有了些许模糊 今日,他脱下军装,少有的,一袭青衫,平静的样子,与平常百姓无异


这条巷路,太安静,他讨厌这种安静,顾不上鞋面被地上的雨水打湿,张启山加快了脚步


城外一里,是二月红的衣冠冢,张启山亲立的衣冠冢,暗红水袖,静静的搭在碑上,在雨下,显得有些萧索


张启山是个军人,从不会说些什么,厉害的,只是些倒斗的功夫,每年来祭拜,他从不说话,只是站在墓前,看碑上的字,字字刻骨


手凉的透彻,张启山挪动发麻的脚步,前倾身子,手指抚过那几个字,二月红……,恨到骨子里,却又爱到不能自已,恨吗?也许,更恨自己吧


转回身子,抬头望了下天,以前,他便是这样,张启山却从未看出什么,摇摇头,向着城内走去


因着雨势,梨园格外清冷,园主便早早收了戏场


张启山举着纸伞,昔日门楣,历历旧景,终是不敢再走进去


——末子沥,添新衣,悲绝起——


一句戏腔,陡然传出,虽和着雨势,却清晰无比


张启山身子顿住,回过头,双手竟是止不住的颤抖


那人红衫,立在廊下,顾盼凝眸,一字一句


“这位客人,您可是来听戏的?实在对不住,今日梨园不开场” 戏子看见他,放下手势,轻声解释


张启山不说话,面色依然平静,只是一双眼,泛了波澜


“这位客人?”


“你,可听过二月红的名号?”


“自是听过的,才绝满城的戏子”


张启山打着伞,向着廊下走去,步步锥心,石子路上,竟是看到了当初雪覆满城,那人,那景


——我二月红,算什么东西——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你,回头看看…… 张启山忽的停下脚步,纸伞掉落,铺天的雨 原来,过了这么久,我依然恨你,恨你离去


恨自己,终此蹉跎,不肯回头


人们常说,将死之时,回顾往昔,不尽唏嘘悔恨往事,历历在目


我还活着,却早已将一生念想了个遍


张启山一生从未落泪,二月红走后第二年,清明,悲雨,故地梨园,他哭了


细雨打湿青衫,竟是如何都抑制不住了,他重新望天,看出了归去的味道


我张启山,跪下何妨


你要的,我都给你


你,能否,再叫一声,佛爷


“我终是错了”


戏子惊诧,打着伞,从廊下走出来


“这位客人,您无事吧?”


“他说,他欠了我一条命,其实,他什么都不欠我的,不欠的”


他想起与他初识,轻狂张扬,折扇摔在他胸前,不可一世


张启山想,盖一幢房子,一池荷莲,踏雪海棠,春风,夏雨,秋霜,冬雪。北斗,南风,西城,东升。我陪你,愧对你的,都赔你。


张启山想,残雪那日,他应该与他比肩的,走到哪里,有什么关系


想说一句,你别哭,我看着心疼


二月红,不就是一句话吗?


我张启山爱你,到骨髓里


我知错,愿悔改


“客人?” 戏子又叫了一声


张启山回神,看了看他 “我无事”


俯身,拾起纸伞,离去


原来到今日,我才敢说出来


可笑


民国三十一年,九门提督张启山,请命奔赴前线,同年,农历十一月十二,大雪,以中将之职,殉国。


【一月枝头低】


【二月新眉里】


【三月梨园戏】


【四月红霞衣】


【五月铁马骑】


【六月烽火急】


【七月踏书人】


【八月无谁问】


【九月缟素焚】


【十月尚不闻】


【十一夜里魂】


【十二共一灯】 


—————————END————————————  


16.9.2 小雨 BY柒叔(凉子)


作者有话说:此文,可以算是自己臆想写出的典狱司的番外吧,听完歌曲,颇有感觉,遂写下这一篇,原著自是无可超越,我只是写了些念想,本篇有几处,也借鉴了原文的词句,各位看官,若不嫌弃,便细看。


原作【典狱司】


作者【江淮沿岸】



评论
热度(83)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