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启红】微小说段子合集4(启红歌单特辑)

遗憾最虐,却也最美。

现世烟花重:

实习结束还没开学最爽了.....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今天换题目了,题目全是歌名,都是烟花每每刷启红用的歌单~感谢这些歌带来的灵感QAQ


啊发一个全部文章合集


段子系列:1  2  3  4  5


=========================================


46.江湖再见(胡彦斌)


——欠你的情,我用一生来还。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


巍巍湘军如一把利剑赳赳奔赴至日本人的战场,誓师出征的声音回荡在长沙城的上空,久久未能散去。


红府庭前院落,桂花飘落了一地,看得人满腹愁绪。


二月红坐在石椅上,手里捏着一只淌着酒水的小巧精致的杯盏,轻声问前来的人。


“人走了?”


“回东家的话,走了。”


来禀报的家里伙计如实回道。


“这就算完了?”


他怔住了,自喃喃道,好像一切就那么结束了,有些不真实。故人西去,从今往后,江湖便再不复九门了? 


伙计不敢接话,又想起一事说,


“回东家,佛爷走前,还让我把这个给您。”


赶忙奉上东西,交于二月红手上。


“他说,您惦记他这坛九酿春许久了,一直未能一尝,现下赠与您,还嘱咐您说在他归来前可千万别独自饮尽了。”


二月红接过那一坛玉酿,神思难辨,又骤然浅笑。


行军路上。


张启山骑在马背上,看着前头崎岖山路,侧身问过一旁的副官。


“到哪了?”


“佛爷,已进入贵州了。”


呵,已离开湖南了么。


他蓦然回首,目光长望来时荆湘的方向。


哪怕千山万水走遍,这故事亦不算完。




47.月圆花好(周璇)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夜凉如水,更深露重。


张启山就那样突然地出现在了屋子里,一身戎装,还沾有战场硝烟的味道。


“回来了?”二月红倚在摇椅上,语意稳当,好像这场景已演练了千次。


“嗯。”张启山卸下外套,一同卸下满心疲惫,走至他身旁。


“现在的模样,真不像你。”他顺着光亮看着了,那张脸经过战争的洗礼,染上了风霜,变得粗糙。


“那这样会不会像一点。”


张启山俯下身去,轻柔地一点点吻了上去。


二月红呆住了,随即又是热情地回应,舌尖上柔软炽热的触感是那么真实,未经修剪的胡茬硌得他有些生疼。


“等等。”


他撑着最后一丝理智,将难舍难分的两只唇瓣分开。


皎皎月光顺着窗户纸淌进来,他将手抚上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反复确定。


“嚯,原来真不是在梦里。”




48.清欢怅(winky诗)


——愿如梁上燕,常伴孤枕难入眠。




刚从战场回来的时候,张启山常常会做噩梦。


有时会梦见尸横遍野,哀鸿遍地。


有时会梦见残肢断臂,追魂索命。


每每此时他会从梦中惊醒,踌躇反复,再难入睡。


他只得长叹一声造孽,将此事藏于心间,不曾告知于人。


一日夜里,他上红府与二月红对酌,两人情难自制,亲热欢好了一番。


事后,他们身子都乏极了,困意浓浓,将睡之时。他猛然想起自己晚上若做噩梦,便会搅扰二月红入眠,只得强行提起精神,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帏,开始披起衣物,一边轻声说。


“我回家睡。”


一只手从帐中伸出,挽住他的手,牵扯了回来,里头传来染着倦意的丝丝声音。


“安心睡吧,我就在这里。”


他就这样被拉回了帐里,两人和着衣相拥而眠。


破天荒的,一夜好梦。


恶鬼难缠,敌不过你一声心安。




49.可念不可说(崔子格)


——爱是可念不可说。




(一个待会片段的提前YY)


二月红出门买完酒回家的时候,路上大红喜字遍地,十分招眼。


是谁家的喜事,他竟不知道。


抱着好奇心,他沿着这一片红走了下去,一个熟悉的身姿闯入他的眼,是张启山。


他心里沉了一下,随即又沉静地走上前去问候,


“佛爷。”


“二爷。


“要成婚了?“


“嗯。“


“也是时候了,得该给尹小姐一个交代。“


“我....”


“你不必多说。”


“西服真好看。”


“二爷....晚上可愿来喝一杯?”


“不了。”他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酒,示意给张启山看。“你有夫人作陪,我也有。”


“二爷.....”


“不说了,该回去了,不然丫头等不及了。”


他背过身去,给张启山只留下一个萧索的背影。


脚步明明是打着趔趄的,却强撑着走过了一个街头。


朗朗七尺男儿,终于泪如雨下,溃不成军。




50.红尘客栈(周杰伦)


——任武林谁领风骚,我却只为你折腰。




(武林paro)


最近武林有些不太平,原因是出了个大魔头。


这个大魔头无恶不作,无人不杀,搞得武林是人人自危,担心朝不保夕矣。


于是一些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自发组织起来商讨对付魔头大策~


“这魔头的功夫这么厉害,得去找个高手对付他!“金钱帮的解长老擅长出主意。


“要想对付这天下第一魔头,那可得把天下第一杀手找来。”重阳宫的齐道长掐指一算,有点故弄玄虚。


“你是说,锦州张家张启山?!”峨嵋派的霍师太念着佛珠,大惊。


“正是。”齐道长摸了摸长长的胡须,回道。


众人皆觉得这个主意甚好,于是推举了齐道长远赴北边的锦州去请张启山出山。


这张家啊在一座深山里,齐道长爬呀爬,差点浑身骨头都要散了。


他好不容易爬到张家楼门口,只见一个年轻的小剑客蹲在门口,一言不发。


“这位兄弟,敢问这是张家么?”


“是,我是张曰山,你来有什么事吗。”


“在下重阳宫齐恒,求拜会天下第一杀手。”


“我家爷不在不在。你过些时日再来吧。”


齐道长只能作罢,过了几日,又来。


“我家爷还是不在。过几日再说吧。”


齐恒想了想,兴许是空手上门,该是礼薄了些,过几日又提着东西上门了。


小剑客礼倒是全收下了,一边啃着人家送的水果,一边含糊不清地说


“我...家....爷,嗯,不在......不,,,,在。”


“你家爷到底去哪儿了?!”


“你问....我,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琅琊阁。”


齐恒看着吃得正香的剑客想罢也多问不出话,气赳赳地就走了。


他没办法,只好带着一把老骨头远上琅琊山,求问琅琊阁主。


问题递上去了,他被请进了屋子里,背手而立的是琅琊阁主,蔺晨。


“你们这些人啊,就是些榆木脑子。”一只白汤圆举着扇子猛敲了好几下桌子。


“懂不懂变通,变!通!”他重重地吼了几句,差点儿就跳了起来。“真是,连飞流都不如!”


“带上个好戏谱,去潭州红家啊!”




51.故人叹(吴琼)


——故人,发已衰白,风尘覆盖,不奢求重来。




(战国paro)


楚侯薨逝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燕帝启竟心脉积郁,吐了一大块血,至此病倒在榻上。


夜里,燕帝启披着衣颤颤地起身,提着酒盏和玉樽就出了房室,独自登上城楼,看着这巍峨宫室,满目却是疮痍。


他倒起了一樽凉酒,又随着月光华华洒下,自言自语。


“当年若无你助我,我绝不可坐稳这位置。”


“你当初可为了一介楚女,差点要了命去。”


“到了后头,终是不复相见了。”


他心痛难忍,在沉醉中竟生出了一个人影。


那个模糊的人影说。


“燕帝。”


“楚侯,是你——”他向前凑了过去,做了个揖,跌跌撞撞,这个礼行得十分好笑。


“别叫我燕帝,叫我太子启。”


“那你也别叫我楚侯,叫我公子红。”


那身影侧立一旁。玉树兰芝,如一阵清风吹来。


“好。”


“太子可愿再喝一杯。”


“愿意,愿意。”


一如初见。


让我啊再陪你饮一樽——


“敬那大争之世,敬这小酌之时。”*




*这是一个有私心的段子这句话出自大秦帝国2纵横




52.典狱司(音频怪物)


——怕是大梦一场醒,君啊江湖从此离。




冬至时日。


张启山披着军装大髦,带着点点风雪踏进了红府,一进门就看见二月红一袭红衣,正站在池塘边冬钓。


天地茫茫一片白,中间缀着一点红,此景他竟看得有些痴愣。


“佛爷站在那作甚,进来。”


里头传来话语。


“我要出远门了,临走前来看看你。”


这声音一把敲醒了他,他走上前去。


“你之前就说过了,不是这会该走了么?”


二月红正兴致勃勃地盯着湖面,没有抬头。


“就是想来看看你。”


张启山的话说得动人,不似他往常。


“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鱼竿儿开始蠢蠢欲动,二月红想着有趣,便把竿朝张启山递,说。


“你要不要也来钓一把。”


“时间紧迫,不了。”


张启山低头看了眼躲在大髦底下的双手,又说。


“我得走了。”


“早些回来,若回来得早我请你吃鱼。”


“好。”他的目光扫了眼池里的鱼,笑了,又问道。


“想说的话,只有这些么?”


“话说全了多没意思,有些话啊,留着回来再说。”


二月红正醉心于要上钩的的鱼儿,眼里全是闲情逸趣,不太顾得上张启山。


“好,那就留着回来再说。”他温柔长久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与往常都不太一样,好像要看穿这一生一世。


张启山随即转身离去,他踏出了红府,门口早候着两个握着机枪的兵,在他们的紧紧注视下他进了一辆军用车内。


车里头早已有人在前座等着他,看他进来,就拿起手表瞧了一眼。


“军座还真是准时。”


他脸色瞬间变得冷冽,不愿说话。


车里比起外头有些热,张启山挣扎着艰难地解开大髦,露出拷着锁链的双手。


“说吧,上头这是要送我去哪里。”


“去格尔木——”




TBC.


啊不是我偷懒是这些段子都好粗长.....





评论
热度(63)
  1. 清雪梨晨现世烟花重 转载了此文字
    遗憾最虐,却也最美。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