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陌上花开缓缓归(又名:花生粽的日程汇报)

小熊不是熊:

Day 1 -- 大漠之上(01)




“滴答”水滴在石槽里,伴着一旁传送阵时明时暗的光芒,墓道便被衬的更加安静和诡异。一双惨白的手掠过水渍‘又一滴了,将军怎么还没回来,真的是要来不及了。’手的主人又回头看了看四尊雕像一般的黑衣粽子,“你们怎么也不带着急的啊,还不快去找找,再不回来就真晚了诶。”




“不去”“诶,我说你们这是......"那人正要跳起来理论,却听见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哼”那人将心底对几人的不满,随着这口气从鼻子里重重喷出。




脚步声渐进,“将军您终于回来了~咱们快进去吧,晚了怕是就来不及......"话没说完便被来人打断“槑(mei)鑫你留下来,”来人张口说道,“留下来照顾生花,这样我在前线才放的下心。”顿了顿,似是想起了什么,“还有,传我令,让那些巡逻的都打起精神来,我不在的时日,二爷怕是要来玩玩,若是哪个敢伤了他,就做好成为口粮的准备吧。”




又转向四只黑衣粽子“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是的大人,一千阴兵已经抵达黄沙战场,扎好营寨了。在下也已经叮嘱过,不许吃那边送来的东西。”将军撇了一眼石槽“很好,那出发吧。”说着便踏入了传送阵,而那四个黑衣粽子紧随其后。






-----------------------场景换地方啦,你还不走吗~---------------


长白山深处,白雪皑皑,只见那传送阵内走出五人。“不愧是西王母,这天宫的进入方式果然复杂。这次看来是要上悬崖了。”为首的青衫人抬眼看了看崖顶的风亭,提气轻身,沿着垂直的崖壁寻找落脚点。




“你来了。”风亭里已经坐了人,“传送阵刚刚才打开,我一猜,就知道是你到了。不过我已经在这里等了两个时辰,你说要怎么赔偿我?”那人一手握着竹简,另一手握着茶盏。一只玉簪挽起发髻,衬出了少年那略消瘦的脸颊,只见他衣衫随风飘扬,仿佛要融进背后的雪景里。和着石桌上的精美茶点,融成了一幅别致的画卷。“你在这有吃有喝有书看,还要找我要赔偿?”青衫之人弯了眼角,笑骂道。




“哎,你也知道,撕掉那留痕符,这些东西的年岁怕是比我们还要久远,所以呀,我这是即没吃又没喝,干坐了两个时辰哟。”视线从竹简上移开,眼底带着笑意看向来人与四个黑衣,“不介绍一下吗?”“暗部的,这次跟出来长长见识。武忧,武虑,武喜,武悲,这位是孔明先生之后 -- 诸葛默,也是我们此行的军师”青衫人开了口。“别看了走吧,还要赶路呢。”转头就带人踏入了石桌旁的传送阵。




“对了,此次我们这边只有我们一对人马,然而对方却有两队,只怕其中有诈。”白袍少年说道。“不过若是她西王母连这点公平都做不到,只怕就没有谁敢答应她的许诺了。只是不知道那两队中的哪对要倒霉呢...”






--------------------终于不用传送了,头都晕了~---------------------------------




是夜,“封将军,您终于到了,娘娘已经在营中设宴,请您和另外两位将军收拾好以后前来赴宴。”一女官守在传送阵前,对刚出阵的青衫人说道,"在下知道了,劳烦姐姐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这些小玩意还望姑娘收下,就当做在下陪个不是。”青衫男子说着示意了武悲,拿出一串红豆制成的项链递给女官。“都说红豆最相思,”女官轻抚项链,对武悲抛了个媚眼“对了,有个消息可以告诉将军,娘娘的宴,不欢迎愚笨贪嘴之人。”说完便转身离开了。白袍少年和青衫男子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几人这才有机会观察四周的形式,大抵是身处大漠腹地,除了几里外的绿洲里有些许冥火,四周竟然连个鬼影都见不到。






---------------你不想吃宴席吗?我也不想------------------------




席上,美酒佳肴,鬼火通明,几个女幽灵正在跳着西域的舞蹈。青衫男子进了门,在座的几位便皱了眉,“王母的宴席果然热闹,封某来晚了,身边带了些南边儿特产的新鲜糕点,还望娘娘能赏个面子,留下尝尝鲜,也好看看合不合口味。”西王母微微点头,脸色缓和了些“封将军能记挂着老身就好,还带什么礼物,快快,进来坐吧。”




P.s.先到这吧,后面还有一丢丢,明天早上再放(或许)



评论
热度(5)
  1. 清雪梨晨小熊不是熊 转载了此文字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