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北雪踏典狱,撒盐纷飞惑朝夕,青倌缠头似故人束发髻

四刷《典狱司》第九章,终于不似第三次读时那般涕泗横流了。却是在看到了《典狱司》歌曲解析时忍不下去。又看清了一些细节:比如二月红死后张启山在雪地里站了整整一夜。比如佛爷唯一陪葬物是二爷骨灰。
二月红倒下前,张启山内心深处盘踞滋生的强烈渴望与热切。二月红倒下后,张启山山倒一般的痛彻心扉,寒气入骨髓。
一个硬是没能听到那人亲口说出的“我爱你”,一个至死没能知道
另一人的爱。
错过错过,不是错而是过。
滚刀般揪心,疼,痛!
我不想说话了。

(发泄一下情感,语无伦次,无视就好)

评论(4)
热度(1)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