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靖苏/殊琰】归殊

设定:

1.梅长苏逝去后魂归年少时

2.cp:其实是殊琰苏。关于为什么是殊琰苏,因为本人喜欢靖苏,且是那种不可逆不可拆的喜欢,但对于年少时的二人,却更喜欢殊琰~(什么鬼......)有没有和我一样爱好的╰( ̄▽ ̄)╮

3.结局是HE还是BE,还未定,写着看吧~

4.关于文名:归殊,真的只是借用老妖的歌曲名字,但含义搁在这文里与歌曲要表达的不太一样。

 

 

第一章

 

“滴答......”

一丝清凉自脸上蔓延开来。

“滴答......”

什么声音?

“滴答......”

我在哪?

“滴答......”

为什么睁不开眼睛?

“滴答......滴答......”

他努力地挣扎了许久,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阳光打在脸上,并不明亮,却也足以刺痛他的双眼。

待适应了光线,他终于看清了周遭环境:蓝空无际,浮云似雪,青草葱翠。而他此刻就躺在这一片青草地中,朝露正顺着一苇狗尾巴草的穗尖滴落在脸上,他抬手抹去,撑着身体努力坐了起来。

好像......睡了很久吧?

茫然间,看到不远处隐约有条小河,便起身拖着一副尚未回力的身体慢慢挪步过去,又在河边缓缓跪下,掬起清水一捧一捧浇到脸上,大脑也随之一点一点清醒过来。

 

“我要回去!回到赤焰军当年的战场!我要回去!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我还要等着,等着看景琰一步步地掌控朝局,成为一个明察忠奸、清明公允的好皇帝。”

 

“萧景琰!你给我站住!你有情有义,可你为什么就没脑子!”

 

“那么苏先生,是想选太子,还是誉王呢?”

“我想选你,靖王殿下。”

 

往事如流水般疯狂地席卷而来。是了,他江左梅郎在与大渝的交战之中终于还是难逃一死。那么,这里,可是天堂?梅长苏暗自嘲笑,自己后半生也算是机关算尽,却还能到天堂来,看来连老天也可怜他呢。

然而他又很快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这时他才真正认清楚了自己所处的地方——这是他身为林殊之时,常常与景琰打马来游的那条小河!

这么说,自己是回到了年少时光!

 

“小殊,你说时光如果可以重来,我们是不是能永远像少时那样?”

“会的!”已是梅长苏的他用这世间最坚定的口吻答到,“鲜衣怒马,嬉戏玩耍,偶尔捉弄彼此。你有祁王殿下的引导,有林殊的陪伴。我也能让父母享天伦,与赤焰军众弟兄还有你四处征战,所向无敌!”

 

一定会的!既然上天赐给了他圆梦的机会,他定不会让当年的惨案再度发生。

梅长苏抑制不住地颤抖,却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紧张。他小心翼翼地探头望向了水面。

微风拂过,水面微波荡漾,隐约间,那最澄澈处倒映出一张面孔,随着逐渐平静的水面渐渐清晰——没有张扬的眉眼,没有硬朗的面庞,有的只是一副渐渐失了笑容的薄唇和瘦削的脸颊,还有......

还有什么,他渐渐看不清了。

一滴泪,滚落在水面,惊散了那张属于梅长苏的容颜。

————————————————————————

九幽阴灵,执念深者,留魂人世,称之流魂。

 

然,自天地创始,六界初成,流魂屈指而已。

 

生便为麒麟之才,死亦能名留天地。

 

这天地,还真是眷顾他啊。

————————————————————————

梅长苏循着河流,一路往上游走去。一草一木,有什么景,曾发生过什么事,他都能在心里描绘出来,如数家珍。

再一程,便是林府了。

 

流魂醒,时光易,其时不明。

 

不知他现在处于什么时光里。

不知,林府里现在会是什么情形。

等他再次站在林府大门前时,入眼的是一尘不染的门匾,上书金色二字“林府”,院中有仆人正在打扫着。

眼前的一切恍如隔世,却好似又真真隔了一世。他不知自己该笑还是该哭,一时之间只是呆立在原地。直到身后马蹄声已与自己不足十丈时,才忽然惊醒般转头望去。

马上一人红衣猎猎,身材与高大的马驹相比,小得让人忧心他驾驭不了,可他偏偏动作极为娴熟,胯下玄色的马也极听他的话,谁又能想到骑术如此之高的人尽然是个看似不足十岁的孩子?

到了林府门前,那马随着缰绳的拉拽和略显稚嫩的命令声扬蹄止步。接着,马上的人就翻身下来了,动作可谓一气呵成。纵然这般景象在梅长苏的脑海里格外清晰,他还是被萧景琰震住了。

一瞬间,梅长苏竟是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就像曾经的那样,向着下马后奔过来的景琰迎了上去。然后,伸开双臂,到了跟前。

没有预期中胸膛碰撞时的踏实感,没有那人贴着耳畔笑出声的那句“你又长高了”。

有的,只是眼前人影一晃。再回过神来时,两手空空。眼前是一条笔直通向远方的大道,和那人绝尘而来时带起的还未落定的尘灰。

 

流魂,除可感自然之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其余皆作虚妄,且相互也。

 

梅长苏缓缓收回双手,笑了。

复又转过头,看向林府内,果然,府里不知从哪突然蹦出个白衣小子,对着红衣总角身后就是一掌。不一会两人便打闹着进了内院。

梅长苏清楚地记得,萧景琰这般眉目的那一年,他该是八岁。而林殊,六岁而已。

掐指一算,距离梅岭一役,还有十三年。

恰有十三年。

梅长苏知道,“流魂,除可感自然之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其余皆作虚妄,且相互也。”这段话还有下句——

   

    苦炼日久,可感万物,且相互也。

 

只要能感知万物,我便能阻止那一场焚烬一切的冤火。

 

我曾用十三年助你翻案复仇雪冤。这一次,我用另一个十三年,弥补你一世林殊,可好?

 

 

————————————————————————

问1:为什么选择用朝露把梅小魂唤醒?

答:因为这段时间经常看到“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然后就把“朝露”二字提溜出来放进去了~

 

问2:林殊与景琰经常“打马来游”,这个“游”有歧义呀,是游玩还是游泳?

答:嗯。

 

问3:流魂的相关内容从何而来?

答:自己编的。玄幻嘛~而且只有有了这些不真实的东西,才能......(嘘,此处还不能说)。至于“苦炼感知万物”,我要解释一下,现在的这只梅小魂不能被其他人感知到,他也只能看到其他人而已。只有通过修炼?才能让人感知到他,他也才有机会阻止惨案的发生。还有,如果我这段解释是多余的,那我就放心啦~


评论(10)
热度(22)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