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先天性转】桃花(殊琰♀)

很棒的设定

喵喵喵喵噫!:

桃花(殊琰♀)


0




先天性转,七公主设定。


没有梅岭没有夏江没有赤焰案,就是个恋爱臭的恋爱故事。


梁帝最爱的儿子还是祁王,因为景琰出生的时候有道士说养在宫中不好,就寄养在祁王府上到十三岁才接进宫的。


景琰和小殊是好盆友,好兄弟(?)


简介:小殊和景琰(女)好哥们,北燕要来求亲,萧选不想让景琰嫁过去,就联合林燮搞个骗局、让景琰和小殊假成婚


小殊:帮朋友义不容辞!


景琰:好兄弟,够义气!


林燮:林家男儿自当为朋友两肋插刀


萧选:比霓凰嫁小殊好多了呵呵呵


晋阳/静嫔:MDZZ


然后就是在过程中小殊意识到真的喜欢景琰,就把她吃干抹净的故事!


脑洞,小号写着玩~




ok?






1




越妃其实巴不得林殊和景琰不要在一起,梁帝半调笑着问两人意思的时候她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祁王本就势大,梁帝宠爱,林燮也与他走的近,若他自小养在府中的景琰嫁了林殊,几乎等于直接获得了林燮的支持。


还好这两个人到底只有兄妹之情,想都没想同时拒绝了梁帝的指婚。


“父皇,我和小殊是好兄弟,他说将来要讨武林第一美女当老婆。”


“后半句别说啊笨!”


结果林殊就被言阙和萧选嘲笑了。


2




晋阳回去之后把儿子拉到一边来,低声问。


小殊觉得景琰不好看吗?我觉得她很漂亮啊。


好看啊,林殊想也不想地回答。


可是你说选武林第一美女当妻子,不是在说景琰不够漂亮吗,她回到宫里会不会难过啊。


这个林殊真没想过,他把景琰当朋友,有什么说什么。当晋阳一说,他马上想起景琰少有几次在他面前哭得伤心的模样,顿时坐不住了。


3




“景琰……你,你没事吧?”


正在练剑的七公主放下剑,拢了一把有些凌乱的头发,瞪着黑漆漆的鹿眼奇怪道,“小殊你怎么了?”


“我今天说的话,不是有意的。”


“什么有意的?……你说话别说一半,跟我几个皇兄似的。”


林殊捋直了舌头,“就是我说要娶第一美女…但不是说你不好看……”


“我是不好看啊。”


景琰一句话把林殊说蒙了。


一股没来由的怒气从林殊心中蒸腾而起,“谁跟你说的!?”


虽然不甚在意,到底是女孩子,景琰眼底流过一丝委屈,低声道,“……谁去一句一句记得那些。”




4


林殊回去坐在院子里想了好久,确实有人对自己说过类似于七公主平时也不怎么打扮还总是男子的装束,虽然平日里干净飒爽却少了少女的娇俏,像个七殿下似的,林殊听得不爽,就把这么说的人都揍了一顿,但这些话确实是没传到景琰耳中才是。


想了很久未果,他便去问言豫津。


豫津还小,但这些事却记得很清楚。


记得去年霓凰姐姐来的时候吗,大家一起去赏桃花,女孩子们都在头顶上簪了花。


七公主也在头上簪了一朵,结果被献王笑了一句,说还以为谁家男儿开玩笑戴了花,原来是七妹,粉红在你身上还真是第一次见。


林殊黑了脸。


景琰平日和自己出入军营,习武练兵,经常是一身男装打扮,偶尔着裙装,也不过是白蓝素色,发饰也简单,脸上更是不施粉黛。


林殊就是觉得这样干干净净少了那些冗繁的坠饰的才格外好看,可不知落在别人眼中,十四岁的姑娘家却还不知道打扮,成了笑话。


豫津虽然知道他气得不是自己,还是本能的害怕,往后缩了缩,“当时我和景睿都挺生气的……”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


“你当时在和霓凰姐姐讲话啊。”


“那事后呢?”


“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啊?”豫津问。


“当然,谁也不能这么说她!”




5


“母妃,我要和小殊出去。”


“去吧。”静妃笑道,“小心些。”


景琰以为今日也要去军营,所以仍然是一身铠甲打扮,却被等在院子里的林殊拦了下来,“我带你去集市,你别穿这个,换件寻常的衣服。”


景琰不疑有他,点点头,“哦。”


结果她就在一家裁缝铺枯坐到现在。


小殊带着她到铺子里说要给两人买衣服,老板娘量了她的尺寸,便和小殊在一旁商量,颜色样式面料的,她听得无趣,便在一旁吃刚买的点心。


吃够了点心又被林殊扯着去首饰铺子里,“你喜欢哪个?”


“……你知道我素来不喜欢这些的。”景琰奇怪道,“你是不是记错我生辰了?”


“……我什么时候记错过?”


“我上个月那一大包藏起来的榛子酥是你偷吃的?”


“……那我现在还能活着吗。”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买发簪?”景琰忽然想到,“你是不是要给霓凰买?”


林殊被她说得没了脾气,自顾自的挑了一根桃花模样的发簪,直接替她戴在头上。


老板见两人两小无猜的模样,笑嘻嘻的劝道,小公子,再买个镯子罢,算你便宜些。


林殊摇摇头,她不喜欢镯子,嫌它坠手,店家你若有心让我,这支白玉的我也要了,算便宜些。




6




景琰吃饭的时候看着母妃朝着自己不住的笑,有些不自在。


“母妃,是这发簪太奇怪了么?”其实她自己觉得还算好看。


“我笑小殊那孩子有眼光,发簪挑得很好,极衬你。”


“我也很喜欢,向他道谢了。”


“那你有没有问他是为什么送你发簪?”


“我原本猜是上个月我藏起来的榛子酥不见的事。”


“那个是我扔的,都长毛了。”


“……哦。那就是他把御马的尾巴毛剪了之后说是我干的事。”


“谁都没信啊。”


“那就是我们在螺市街教训兵部侍郎的孙子时我替他挡了一拳头的事。”


“原来是你们啊。”静妃静静地说。


“……!”景琰惊觉说错了话,忙低头吃饭。








7(跳了好多反正就是使者来求亲了)






“看着他们这样的兄妹情谊,倒也让人羡慕。”越妃笑道,“唉哟臣妾说错话了,细算年纪,是景琰年长些。”


晋阳有些不耐烦,便打断了她的话道,“皇兄有何事?”


“在坐的都是家里人,这件事我不妨直说了,南楚和北燕都来了使节求亲,要朕把景琰嫁过去。”


越妃心中一喜,还没等她开口,就听晋阳说不行,“皇兄还记得,说过要把景琰留给臣妹的。”


“话是不错,可是光是咱们大人打这样的算盘,小的却不领情啊,我看小殊和七公主殿下,这辈子也就是好友了。”越妃皮笑肉不笑,“要我看,北燕的王子据说也是一表人才风华绝代的,不如先看看问问景琰的意思。”


“儿臣绝不同意让景琰和亲。”祁王极少会打断长辈说话,但此时他斩钉截铁的截住了越妃的话,让越妃脸色一阵难看,再看向梁帝,“陛下……”


“行了,等孩子来,问问他们的意见。”


8




“和亲?”景琰脸色一白,跪在地上,“父皇,我这双手是要保卫疆土的,北燕历年滋扰边境,杀我多少平民,我怎么可能会嫁给敌人!”


“你喜欢舞刀弄枪,朕平时也就不管你了,可你看看,列国中哪有公主在战场上厮杀的?”


“……那我宁可终身不嫁。”


“胡闹。”梁帝厉声斥了一声,景琰动也不动,就这么跪着。


你若要跪就去院子里跪着,好好想想今天错在哪里。




9




林殊听说景琰竟然被罚了跪,记得当时就要冲进宫去,奈何当时宫门已经关闭,只能等到第二日一早,急匆匆地到了静妃的宫中。


景琰因为被罚跪了两个时辰受了风寒,正在生病,本来不能见客,但林殊向来不算客人,静妃便屏退了下人,带着林殊去了。


景琰活了十四年,从未如此害怕无助,但她也知道母妃此时也无计可施,只能躲在屋子里悄悄落泪,却不想被进来的林殊看个正着。


林殊快步走进来,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展开手臂便抱住了她,“别怕,景琰,我不会让你去和亲的。”


这句话皇长兄和母妃也对自己说过,可林殊说出来却有一种与旁人不一样的感觉。


小殊说的话,一定有办法做到的。


“我来之前已经与母亲商量过了,刚才和静姨都说了,她们也都答应了。”


“什么?”景琰一口一口的被林殊喂着喝药,心里已经平静很多。


“既然北燕和南楚要你,那总要有个拒绝的理由,最好的理由就是你定亲了马上就要成婚了。”


“……”景琰想到那些顽劣的世家子弟就一阵厌恶,“这算什么办法,还不如让我一刀砍了那两个使者。”


“这办法有什么不好?”林殊睁大眼睛,“以后咱俩不用分开,每天可以一起晨起练武,晚上还能等下分析布阵军事图,你在我这里也没人管你吃多少榛子酥……”


景琰愣了,“你说让我嫁你?”


林殊气得想用药碗敲她头,终于还是舍不得,“我说这么半天你都听什么了!”


“那,那你的武林第一美女怎么办?”


林殊心想管她呢,口中道,“这当然是个权宜之计,咱们假成婚,过几年咱们边境的军队强大了,他们自然不敢再过来要你,再想和亲就该送公主过来了。”


“……”林殊看景琰还犹豫,就小声劝她,“成了婚的话,以后咱俩再骑马出去玩,就没人能管了。”


“……!”景琰眼睛一亮,随后又带上歉意,“只是要连累你了。”


“咱们之间不说这些。”林殊摸了摸她的额头,还觉得有些烫,“你先睡儿,我去找景禹哥哥商量,晚些陪你一起吃饭。”


景琰点点头。


谢谢你啊小殊,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话往日林殊听来非常受用,但今天他的脸却微微抽搐了一下。


)待续(

评论(1)
热度(658)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