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新少四·冷无】石楠花开

(二)

“见解独到!剖析深刻啊!”草坪上躺着的人忽然击腿而起,脸上虽没什么太多的表情,眼底却是泛着光。

冷凌弃是第一次看到写得这么精彩的札记,且不说文采斐然,就是那观点条条刻入心底,字里行间荡漾开的,皆是一种声声扣人的共鸣!

冷凌弃激动地翻至扉页,只见那上面的小楷清秀端庄,几行字简简单单:“余此些年习得书籍些许,其中颇多感慨,因以作此札记,望与众分享。顿笔之时恰逢石楠叶红,歆之乐之,便取它作《石楠小札》。成羽,一九三三年春。”

“成羽。”冷凌弃念叨着。这个名字他之前也是听过的,身边还多有人追捧,只是冷凌弃偏偏是个好清闲的主,“哪处”人多,他偏不往“哪处”去,故从未读过这成羽的半点文字。

这次是个巧合,好友递过来这本书的时候,本来他是不屑一看的,可他刚好就瞥见了那封面上笔墨绘制的石楠,便接了过来。要说这石楠,恰恰是冷凌弃最喜爱的植物了。“留得行人忘却归,雨中须是石楠枝”,那春日潇潇细雨中的一抹渐渐稀疏了的红,最是令人留恋。所以这墨色晕染了的石楠,虽非红艳,却把雨中楠的特性描绘得极好。再加上那好看的“石楠小札”四个字映入眼底,冷凌弃便被吸引住了。

此时,冷凌弃已经在草地中读了大半个早晨,越是往下读,心中就越发的惊喜,到了最后,脑海中只剩了一个念头:一定要见到作者!而且是尽快!

所以他书也不读了,只是一路跑到了报亭,向那里的人询问到了作者的住址,然后就这样一路狂奔到了成家大门前。

原来是成家的人。

他也不及细思,抬手便敲了上去。不过纵使心中再急切,也敲得沉稳礼貌。

“吱呀”,门开了,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人走了出来,他身着朴素,鬓角已是花白,却仍然站得笔直,眉宇间自是一种气魄。

“先生找谁?”他的声音很洪亮。冷凌弃行了一个礼:“请问是成羽先生家吗?”

那人看了冷凌弃半晌后,才答到:“是。不过他今早出去了。”

冷凌弃眼中略过一丝遗憾,不过刘备三顾茅庐才得见孔明,自己明日再造访一次又何妨,思及此,便只淡淡回了声谢谢就转身走了。

冷凌弃来得匆忙,走的时候脚步却是放慢了些许,时不时还回头望望,或许能赶上成羽先生归家也说不定吧。不过直到冷凌弃看不到成家大门的时候,那门也没有再开过了。

冷凌弃最后一次回首后,就大步流星地走了。他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大街小巷,心中想着那《石楠小札》,便不自觉地来到了一个他常去的公园。

此刻正值午后,天气也热得很,偌大的公园里便落得个清清静静,鲜少有人。冷凌弃熟练地直奔一个方向去了,那里有几株石楠,他春日常来看的,因为石楠红叶只在春天出现,一到了夏,就变绿了,便没什么值得看的了。不过今日冷凌弃忽然就很想来看一看,哪怕那变绿了的叶子普通到让他都觉得无甚好看。

渐渐走近那几株石楠,冷凌弃却忽然发现众绿色之中竟然有一株红色的石楠!那红色的叶子比五颜六色的花还耀眼,在酷暑下似是要与太阳争辉,又似是要燃烧了起来,灼烧着这寸土壤,灼热着冷凌弃的心。

而那株红色旁,还站着一个人。他穿着简单干净的银灰色背带裤,里面一件复古的衬衫,整个人显得青春却不失优雅。那青年生得白净,眼角眉梢都是淡淡的笑意,完美的五官就似画在脸上,简直好看得令人窒息。而此刻那个人也是在观赏着这一株火红的石楠。

冷凌弃却不看那石楠了,他头一次觉得有人竟会比那红叶石楠还要吸引他。他不忍,更是不敢出声,只在那青年的一侧看着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去触摸那片片红叶。

“这一株石楠喜爱夏季,便硬是要将这红色展示给夏季看。”那青年没有转头,目光仍是在手中的叶子上,然后接着说:“你看,这红叶石楠不需要谁去清洗,也不会落得一身的灰尘。”他是在和冷凌弃说话,说完才有些不舍地放开那片红叶,转头看过来。

那一瞬,冷凌弃莫名就忽然想到了《石楠小札》里的词句,想到了一个人坐在“开”满红叶的石楠树下,认真地写着这《石楠小札》,而那个人,就是眼前的青年。

“成羽先生。”不是问话,而是肯定。他也不知怎么,就这样叫了出来。

青年一愣,然后笑了,很好看地笑了:“我不叫成羽,我叫成崖余。”


注:歆,简而来说,就是喜欢的意思。


ps:冷无是天生默契哦~因为他们有三生三世。第三世请见《裂缝中的阳光》

评论(6)
热度(18)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