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闲云散人。

【新少四·冷无】各种小段子(第三duang)

第三duang~
诸葛神侯为了增加四大名捕间的感情及信任,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研发出一个有奇妙效用的游戏。诸葛神侯谓之“心真斗”。
游戏规则很简单,四位捕头先切磋武艺,输的人就得接受惩罚。受罚者将回答其余三人的一个问题,不论问题是何,必以真心待之,不得有半句假话。
每个节气,他们都会玩上一次,而世叔也总会坐在旁边,据他说是为更加了解自己的爱徒。
记得他们都还不过年少时,铁手因为修炼的是气功这门慢功夫,进展远不如其他三人,无情神出鬼没的暗器、冷血精准凌厉的剑法、追命扬风而来的腿脚,他都常常招架不住。所以受罚的总是他。
铁手直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他被逼问出自己藏有几颗糖,换了几颗牙,冷血的剑是他偷偷帮忙擦拭的,世叔送给娇娘的簪子是他偷偷调包的......
每次问完真心话,四个人就会笑上好一阵,尤其是追命,大笑连连,就好像是发现了天大的秘密,而铁手呢,先是不好意思,然后看到兄弟们笑,他也就跟着傻乐了起来。世叔偶尔假装严肃地来一句“胡闹。”却掩饰不住眉梢眼角的慈爱与笑意。
彼时时光如蜜,年年岁岁刻下多少欢乐,多少打闹,多少嗔怒。
而今得四个人已经是仪表堂堂的名捕了,走过穷山恶水,斗过奸臣恶霸,受过致命的伤,挨过世叔严厉的骂。不过,纵使昔日的天真无邪已经不再,他们仍会在每一个节气都玩一回“心真斗”。
但是这“心真斗”也渐渐与往日不同了。比如他们躲着世叔玩了,比如铁手不再是那个最爱输的人了,比如他们的问题也变得越发大胆了,再比如他们有了心中的小算盘。
一日,四人在竹林的小竹棚里摆好酒菜,就开始比武。
无情从小到大都没输过几回,再加上他话不多,其他三人总是觉得不甚了解这个大师兄。于是,无情就感觉比武时其他的三个人都在围攻他。无情心下了然,想想自己确实把内心隐藏得太深,有些对不住几位兄弟,那便让他们问一回好了。于是他也就快速地败了下来。
“无情,你输了。”追命笑得一脸得意。
无情浅笑,走到竹棚中,给三位师弟斟好酒,然后坐了下来。其他三人也走过来坐下。无情却在那一瞬好像看到冷血笑了。待再看时那一张脸上又没了任何表情。倒是追命和铁手笑得一脸灿烂。
铁手用胳膊撞了撞追命,追命就开口了:“无情,我们的这个问题呢,你一定要诚实地答。”
“定无虚言。”
“好!诶,这个问题嘛...”追命一脸诡计得逞的笑容,看得无情突然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无情,你,对我们三个人的情感是什么?一个一个回答哦。”
冷血看着对面那人的脸,似乎僵了那么一瞬。
“情感?兄弟情啊。”无情笑道。
“一个一个回答。”
“既然都是兄弟情,为何还要分开来答?”
“要真心话。”追命特地强调。
无情奇怪这追命今日怎么如此步步紧逼,他目光扫过冷血的时候越发觉得不对劲,那人一直盯着他,好像还有些急切与......紧张?无情不知怎么,脑子就转不起来了。
“追命,好兄弟。铁手...”他的语速开始慢了下来,似乎在躲闪着什么。
正在这时,坐在无情对面的冷血似是终于忍不住,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无情前面的桌子上,然后逐渐弯腰,无情就见那一张俊朗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无情都能感觉到那人的体温。冷血居高临下的气势将无情压在椅子上,退不了也起不来。无情内心一阵慌乱,有些不知所措,却强装镇定,抬眼看向冷血。
“好兄弟,”冷血接着无情的话说了下去,“那么,我呢?”阵阵热气从冷血口中打到无情脸上。无情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人,那双闪烁着炽热与焦急的眸子里倒影的全是他。
自从无情第一次遇上冷血,冷血那一身的冷意和气势就让无情内心腾升出一种莫名的情感。一直以来,他以为那种情感是和对追命、铁手一样的,只是因人而异,略有不同而已。但是随着冷无二人日复一日的接触,他渐渐感到,那种情感不只是略有不同,而是有很大的不同,无情有些惊慌地发现,那竟是性质上的不同。不过他不敢面对,不敢确认。
直到现在这一刻,他的心慌,他脸上滚烫的热,他身体里那种情感的窜动,让他突然看清了自己的心。
他低头,阖眼整理不断飞舞的思绪。半响后又抬头,再次对上冷血的双眸时,眼中多了一丝清明。然后冷血就见他笑了,如飞花舞动,扫过春水,沾了点点水痕,最后渐渐抚上了清波。
冷血脑中一阵嗡鸣,下一秒,唇上温热。
竹林叶影摇曳,一张方桌两端,一站一坐,一人玄衣冷傲,一人白裳清雅,他们相吻于最美的年华。
微风拂过发梢,此刻,不知何处,暗香流动。
(完)
~~~~~~~~~~~~~~~~~~~~~
追命贼笑贼笑地对旁边的铁手说:“看他冷血这回该怎么感谢咱们。”
过了一会,追命看着眼前两人,也是忍不住了,便大吼:“喂喂!要真心话!你们怎么就吻上了?还没说要玩这样的大冒险吧?”
从此,“真心话大冒险”诞生于世。
“心真斗”,卒。


评论
热度(29)

© 清雪梨晨 | Powered by LOFTER